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895章 纵火

作品:侯府小哑女|作者:我吃元宝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8-04 09:39:35|下载:侯府小哑女TXT下载
  夜市起火。

  有人在夜市放火,天干物燥,火势一起,直接席卷周围的房屋。

  鬼哭狼嚎,哭声震天。

  人们四散躲避,难免发生这踩踏事故。

  幸亏侍卫营及时赶到,一边疏散人群,一边组织人员救火。

  说实在话,西京府修建,处处都是建筑材料,都是易燃物。

  这个时候起火,一不小心,就有可能火烧整个城池。

  之前几个月的努力,所聚集的人心全都散了。

  幸运的是……

  修建城池的时候,就预防到火灾。

  每条街巷都打了水井,设置了水桶,水缸,长期储备着水源,用于灭火。

  侍卫营训练有素,人员众多。

  一出动,一边运水灭火,一边挖防火沟,确保火势不会蔓延。

  被大火波及的房舍,房屋主人跪地大哭。

  一辈子辛苦,好不容易有栋房产,转眼间就没了。

  一切都完了。

  哭声刺耳,却又难以避免。

  有人上前,对房屋主人说道:“明儿一早到官府做登记。如果房屋果真在火灾中被焚烧,官府会按照市价补偿,或是出资重建房屋。”

  房屋主人都傻了。

  从未听说过天下间竟然有这等好事。

  过往的经验,遇到房屋被焚烧,官府只会用窝棚暂时安置众人,外加一点救济粮。

  从未听说,官府会按照市价补偿,亦或是出资重建。

  “军汉,你莫要骗我。我老太婆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要多,你休想骗我。”

  已经官至侍卫营曲长的胡二,他是一脸哭笑不得。

  “老人家,我不骗人。明日一早,官府大门口定有告示。到时候你派人去官府看一眼,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。我们平阳郡的人做事从来童叟无欺,说补偿就给补偿,绝不骗人。”

  房屋主人哼了一声,扭头就走。

  走的时候,还不忘吐槽几句,“这年头人心太坏,连我一个老太婆都骗。天啦,老天爷不让人活啊!”

  房屋主人远远走开,又跑到别的地方哭诉。

  胡二一脸无可奈何。

  他自问自己长得忠厚老实,为何会被人当做骗子看待。

  真真是天大的冤枉啊。

  已经没有大胡子的陆沉舟,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,“这种好事,那个老太婆肯定不相信。换做我,常年住在这种地方,我也不相信世上有这种好事。等几天,等管府四下宣传,老太婆就该相信你没骗他。”

  胡二感慨道:“我们入驻西京府已经几个月时间,我没想到当地的百姓,竟然对我们防备还是这么深。以前看似市井繁荣,然而人心叵测。”

  “读了几天书,你也沾染了那帮读书人一身的臭毛病,不好,不好!”

  陆沉舟很是嫌弃。

  他继续说道:“你也不想想,西京府是个什么地方,这是‘三朝古都’,十几年时间换了好几个王朝,好些个皇帝。

  这里的人,早就形成了一套生存智慧,他们绝不会轻易相信任何官府,更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说的话。”

  “此话有理!”

  不知什么时候跑出来的林小宝,在陆沉舟等人面前秀了一把存在感。

  天不热,林小宝还拿着一把折扇,学着读书人的样子,矫情得很。

  “本地百姓,个个都一身臭毛病。最大的毛病就是疑心病重。你们侍卫营的人主动去接触那些屋主,只是被怀疑,没被打一顿算是好的。这要是换了往常,定会一棍子将你们打出去。”

  胡二瞪大眼睛,总觉着难以接受。

  林小宝又说道:“别以为短短几个月就可以改变当地人的想法。燕夫人还没有称帝,就算称帝后,皇位能不能坐稳,江山能不能稳固都很难确定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陆沉舟挥舞着拳头,警告对方。

  说话注意点分寸,否则别管他的拳头不认人。

  林小宝特嫌弃,嫌对方粗鲁。

  他用折扇拨开陆沉舟的拳头,“我说的是实话。刘氏父子坐江山十年,结果如何?

  短短几个月,看似市井繁荣,却难以撼动这里的人心。非得有个三五年时间,确实让人看到官府为民办事,有一个又一个的榜样,方能打动此地年轻人的心。

  那些老头老太,就别指望能打动他们。他们都是顽固分子,认定官府没个好东西,当皇帝的也没个好东西。

  所以,这里的人心,甚至可以说整个北地的人心,都只能从年轻人入手。

  小兄弟刚才同那位老年屋主说话,是没用的。找那些年轻人,说不定人家还会信你。”

  “你似乎很了解这里的情况?你是本地人?”胡二客气问道。

  林小宝抱抱拳,“我在本地居住了一二十年,称得上本地人人。”

  胡二对林小宝好感倍增。就凭对方说的那些话,他认定对方是可交之人。

  陆沉舟心眼多,毕竟是反贼出身,当年他可是在司马斗手底下做事。

  要是不多个心眼,早就尸骨无存,活不到今天。

  他将林小宝看了又看,“我看你有点面熟,以前咱们肯定见过。敢问尊姓大名?”

  林小宝客气道:“本人姓林,大家都称我为林老爷。”

  “姓林?”陆沉舟呵呵一笑,“洒家想起来了,你以前是不是去过平阳郡?我说怎么这么眼熟,你是做买卖的,还进出过郡守府。莫非,你是北梁朝廷的奸细?”

  “误会,误会!”

  林小宝哪能想到陆沉舟联想这么丰富。

  “我们都是替燕夫人办事,我们是一伙的,一伙的。”

  “洒家不信。你肯定是奸细。就算你不是奸细,今晚上出现在夜市,就很可疑。夜市的火,说不定就是你放的。”

  二话不说,陆沉舟提起林小宝,就要锁拿他。

  林小宝大呼冤枉。

  特么的,这个军汉有毛病吧,竟然怀疑他放火。

  受了好大的罪,最后还是燕难亲自拯救林小宝于危难之中。

  陆沉舟本想邀功,却被燕难告知,“这位林老爷我认识,他的确为夫人做事,和我们算是一伙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陆沉舟万万没想到,本以为抓到了奸细,却误打误撞是一伙的。

  “就算是一伙的,我瞧他鬼鬼祟祟,今晚这场大火未必和他没关。”

  林小宝怒了,“我对燕夫人那可是一心一意,忠心耿耿。我跟着燕夫人办事的时候,你还不知在哪里胡混。所有人都有可能放火,唯独我不会。我告诉你,我是来调查这场火势的原因,明儿一早就要去燕夫人那里复命。”

  “这么说,你还是官?我怎么没在衙门里见过你。”

  陆沉舟认定林小宝不是个好东西,就是要找他茬。

  林小宝痛苦啊。

  因为他被戳中了痛脚。

  他外强中干地说道:“我暂时还没官职,但是不妨碍我替夫人办差。还有,等到他日论功行赏的时候,告诉你,我的官职肯定高于你。到时候见了面,记得叫一声林大人。”

  呸!

  陆沉舟一脸不屑。

  燕难板着脸,“陆沉舟,这里没你的事,赶紧去办的你差。林老爷的事情,我自会禀报大本营,请夫人做主。”

  陆沉舟只得领命。

  走之前,他对林小宝说道:“我会一直盯着你。你最好别做坏事,否则不管你是不是官,都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  啊啊啊……

  林小宝要疯了。

  今儿出门一定是因为没看黄历,遇到这么一个煞星。

  燕难劝解道:“林小宝,你别和陆沉舟一般见识,他就是一根肠子通到底。倒是你,为何会出现在这里?”

  二人也算是老熟人,说起话来,自然随意了许多。

  林小宝解释道:“我一听夜市起火,就猜到可能是人为纵火。

  我早就和夫人说过,西京府内,看似人人归顺,其实不少人都包藏祸心。

  今儿这场火,恐怕是有人见夫人在北地稳扎稳打,很快就能稳定人心,心头着急了,于是制造混乱,祸乱人心,败坏大好局面。

  我已经拟定一份名单,都是平日里看着就有嫌疑的人,我打算明儿一早亲自交给夫人。”

  “你把名单交给我,我来安排盯梢。放心,不会抢你的功劳。”

  林小宝有些尴尬。

  他忙解释道:“我从未怀疑过燕统领的操守。你办事,我肯定信得过。那我就把名单交给你,明儿一早我们一起去见夫人?”

  “行!明儿一早我在衙门等你。”

  两人约定好,林小宝依旧逗留不去。

  被驱赶了好几次,他才不舍离去。

  火势扑灭。

  幸好救援及时,无人伤亡。

  房屋被毁一二十栋,一条繁华的街道变得犹如废墟现场,残破不堪。

  这夜市,还能办下去吗?

  燕云歌在西京府营造出来的繁华表象,还能持续吗?

  官府没有下令戒严,然而西京府的小民却主动戒严。

  人人躲在家里,家家关门闭户,俨然是一副是戒严的标准模样。

  天亮了!

  往日这个时候,整个城池从睡梦中醒来,叫卖声,吆喝声,车马声,显得极为热闹。

  处处都是人间烟火气。

  今儿……

  偌大的城池,仿佛死了一样。

  除开建筑工地,所有的市集,竟然没有一家商铺开门,没有一个小贩摆摊。

  难道,真要完蛋了吗?